此间少年乱糟糟

【琅琊榜|蔺靖】Amber's Dream

诚意满满,加量不加价的好故事💘💘💘

伪书:

现代AU


 @惊蛰草  你要的单马尾情报贩子蔺晨,生日快乐。




1.


 


萧景琰从车上下来的时候,梅长苏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。


“小殊。”他维持着旧日的称呼,快步上前跟好友打招呼。


梅长苏打量他:“今天这套西装不错嘛,你的审美终于进步了。”


萧景琰无视对方的揶揄:“这是母亲为我挑的。”


二人一同进了电梯。


“倒是你,居然亲自出席这个晚宴,看来LY的面子是真大。”萧景琰说。


作为萧氏的总裁,他今天来参加的是合作伙伴LY集团主办的慈善晚宴。晚宴的举办地点正是梅长苏打理的五星级酒店江左。承办这种规模的晚宴对江左来说可以算是家常便饭。梅长苏以往很少会出席。


“还不是因为你和我另一个朋友都要来。”


“另一个朋友?”


“嗯,我在美国认识的,是个医生。”


话音刚落,电梯门就开了。梅长苏陪着萧景琰签了到,然后走进会场。已经来了不少人。梅长苏从侍者手中拿过两杯酒,递给友人一杯。


萧景琰浅尝一口。


“味道很有层次感,很好喝。”他赞叹道。


梅长苏笑得有几分得意:“这次有行家在场,我当然得拿出点好东西。”


“这是用琴酒、查特酒还有苦艾酒调制而成的。”江左的掌门人端起酒杯,轻轻晃了两下,“名字叫作琥珀之梦。”


“琥珀之梦……”萧景琰低声重复。


酒杯里温润透明的黄棕色确实犹如琥珀一般。


那包裹在琥珀里面的又是什么呢?


是时间。


某个人的声音忽然在耳畔响起。


“你说的那种层次感就像是回忆——景琰?”梅长苏发现身边的人走神了。


“啊?啊……回忆,”萧景琰颔首,“确实很像回忆。”


梅长苏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。可他看着的那个人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点。


这份钝感不管是多少年都不会变。


“我先去招呼其他人了,你也得去跟LY总裁打个招呼吧。”梅长苏环顾四周,“嗯,人在那边。”


“好,你去忙吧。”萧景琰说。


“等我朋友来了,介绍你们认识。”


梅长苏丢下这句话就走了。


萧景琰没有直接去找晚宴的主办人。他走到窗边,远离人群,又喝了一口那杯琥珀之梦。


梅长苏说的没错,这酒的感觉就像回忆。


一层一层翻涌的感觉,竟生生把那些他埋在心底的东西,都挖了出来。


 


萧景琰头一次见到那个人,是在中心街一家很隐蔽的酒吧里。


梳着单马尾的情报贩子坐在吧台最里面的位子上,悠然地喝着马提尼。


琅琊阁是个很有名的私人情报机构。立场中立,只要给够钱,没有他们搞不到手的情报,没有他们查不清的真相。


但想要找到他们,向他们提出委托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据说这是从琅琊阁创立之初就定下的规矩,是他们对雇主的一种筛选机制。


所以,当萧景琰站在蔺晨,琅琊阁现任当家的面前时,那位情报贩子丝毫没有掩饰眼里的惊讶。


萧氏是亚洲有名的军火公司之一,现任总裁名叫萧选。萧景琰是他的第七个儿子,并不受宠。萧景琰几个还活着的哥哥,不是被送出国深造,就是早早进了公司,培养自己的势力。只有他,在国内念了个普普通通的金融专业,生意的事是半点不沾。


“蔺先生——”


“等等。”蔺晨上来就打断了对方,“别这么喊我,太别扭,叫蔺晨就好。”


“好。”萧景琰从善如流,“蔺晨,我想委托琅琊阁帮我调查一件事。”


“什么事?”


“我大哥萧景禹的死。”


“萧景禹……”蔺晨用手指摩挲着马提尼杯的边缘,“我记得他是三个月前死在了PT。你知道,军火生意从来都是高风险高回报。子弹不长眼睛,上了战场,什么都可能发生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萧景琰的眼神非常黯淡,“但我无法相信他们居然一个都没能回来……”


他的大哥萧景禹,他的姑父林燮,他的发小林殊都死在了那个地方。他的姑姑萧晋阳因为伤心过度,恍惚间出了车祸,再也没能醒来。


一夕之间,萧景琰身边的亲近之人只剩下了母亲。


“我能给的不多。”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存折,“只有这些,不知道够不够?”


蔺晨扫了一眼上面的数字。


“有时候真相还是不知道的好。”他说。


萧景禹是萧选的长子,一直作为接班人培养。他突然死在战场上,背后肯定有很多的问题,也有很多的麻烦。


萧景琰抿了抿嘴唇:“看来是不够了。”


蔺晨没说话。


萧景琰干脆地拿回存折,转身就走。


“你打算放弃了?”


身后传来情报贩子的声音。


“没有。”萧景琰停住脚步,“既然得不到琅琊阁的帮助,我只能自己查。”


“自己查?”蔺晨仿佛听见了天方夜谭,轻笑道,“你觉得你能查出来?”


萧景琰回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
“但我不能让他们就那么不明不白地死了。”


他的声音很轻,却很坚定。


蔺晨挑了挑眉毛。


“祝你好运。”


声音里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。


 


三天后,萧景琰接到了蔺晨的电话,约他还在那个酒吧碰面。


“我接受你的委托。”情报贩子没有绕弯子。


“为什么?”萧景琰问。


蔺晨低头笑笑:“有没有人跟你说过,说话这么直不好。”


“有。”萧景琰答道,“但我学不会那些花花肠子,也不想学。”


“我回去思考了一下,你能找到我,已经算是过了我们这关。况且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情,不如接了你这单。”蔺晨说。


这话到底有几分真意,萧景琰并不知道。但那个时候,他没有别的选择。


想要找出大哥和小殊死亡的真相,只有琅琊阁能帮他。


“可是,”他说,“我没有那么多钱。”


“没关系。”蔺晨毫不在意,“你可以打个欠条。”


“……琅琊阁可以赊账?”


“不可以。”蔺晨笑得有些玩味,“为你破一次例。”


萧景琰认真地想了想:“好。”


“不过,我有个请求。”他又说,“我想跟你一起查。”


“一起查?”蔺晨微微眯起眼睛,“你不信任我?”


“不是。”萧景琰立刻否认,“我只是……只是想亲手查出真相。”


蔺晨沉默了一会儿,似乎在权衡这里面的利弊。


“好吧。”他的语调很轻松,“既然都为你破了一次例,再破一次也没关系。”


“但是,有句话我得说在前面,我从来不跟主顾作朋友。谈钱不谈情,谈情不谈钱。”


萧景琰点头:“我明白。”


调酒师正好把调好的鸡尾酒端了过来。


“预祝我们合作愉快。”蔺晨示意调酒师把其中一杯放在萧景琰面前。


眼前的鸡尾酒分成白绿红三层,层次分明,晶莹剔透,煞是好看。


“这是……Bijou?”萧景琰问。


蔺晨是真有点惊讶了。


“你懂鸡尾酒?”


“我不懂,只是有个朋友喜欢这些。”


林殊的面容出现在脑海中。萧景琰掩下眼底的悲伤,主动端起了酒杯。


蔺晨没有追问,拿起酒杯和对方碰了下。


 


 


2.


 


“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像个公子哥。”


蔺晨揣着手走到正在做早饭的萧景琰身边,半真半假地赞美道。


“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。” 


萧景琰已经习惯了他开玩笑的模式。


“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公子哥。”他将煎蛋漂亮地翻了个面。


“是不太像。”蔺晨说,“不过搞情报的人最好不要有那么特殊的气质。”


他像是忽然想起什么:你要不要干脆来我手底下工作?我们这儿福利很好的。”


“这是琅琊阁在招揽我吗?”萧景琰没抬头,“还是你在招揽我?”


“一半一半。”


萧景琰勾起嘴角,没有接话。


从初相识那个只谈生意的情报贩子,到现在可以相互调侃的朋友,与蔺晨相处得越久,萧景琰就能感觉到对方游戏人间的外壳下那颗赤诚的心。


其实蔺晨一点都不适合作生意人,萧景琰想,他那条谈钱不谈情的规矩说不定是给自己定的。


“下午就能见到卫峥了。你……做好准备了?”蔺晨问。


萧景琰的手顿了一下:“已经走到这一步,我怎么会后退?”


他的语气倒是平静得很。


接受委托以后,蔺晨当机立断地选择到PT去调查,果然发现了所谓“战场不幸”中被人设计的痕迹。之后他们回国,一点一点排查出幕后主使就在萧氏之内。与此同时,琅琊阁还在PT周围找到了唯一的幸存者,卫峥。


卫峥是林殊私人部队的成员之一。每次林殊上战场,他都会护在左右。虽然卫峥没有死在那场阴谋中,但他的身体受到了很大的创伤,至今仍躺在医院的床上。蔺晨和萧景琰本想立刻过去,没料到PT又爆发了冲突,交通封锁。他们辗转了几下,才来到周边的小镇,借住在蔺晨一个朋友的家里。


卫峥说出的真相比想象中的还要惨烈。他讲了他们是怎么在夜晚被偷袭,怎么被引诱到地雷区。他如何眼睁睁看着同伴被炸飞,血肉模糊,又是如何因为躲在尸体之下才苟活至今。


而带队来将他们赶尽杀绝的,正是蔺晨和萧景琰之前查到的那个人,谢玉。


谢玉是萧景琰另一位姑姑萧莅阳的丈夫,萧氏现任的执行副总裁之一。


整个过程中萧景琰一语不发,死死地攥着拳头。蔺晨则把卫峥说的话都录了下来。


回到住所以后,萧景琰没吃晚饭就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
关上门,他终于忍无可忍地一拳打在墙上。


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。


就是为了下一任总裁的位子吗?萧景禹死后,萧景宣和萧景桓的明争暗斗愈发激烈,集团里大部分高层都选择了自己站的位置,可谢玉却一直是中立的态度。


如此说来,能让谢玉出手的,只有……


答案呼之欲出,萧景琰却不想继续思考下去了。


他忽然有点理解为什么当初蔺晨不想接这个委托。


存折上那一点点钱,根本不足以让人去承担这背后的麻烦与风险。


恍神不知过了多久,门口传来了敲门声。


是蔺晨。


情报贩子左手端着一碗粥,右手拿着一瓶酒,看上去怪异极了。


“空腹不宜喝酒。”他边说边把粥塞到萧景琰手里,“你赶紧把这个吃完,然后陪我喝两杯。”


说的是“陪我喝两杯”,其实是看穿了自己内心的苦闷。


萧景琰胸口一暖,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。


吃过粥后,他被蔺晨拉到房顶上喝酒。


小镇的夜空很晴朗,繁星满天。


“……琅琊阁果然名不虚传。”萧景琰说,“这么快就帮我查到了真相。”


“你知道还没有结束。还是说……”蔺晨顿了顿,“你想到此为止了?”


萧景琰明显犹豫了一下。


可最后他还是摇摇头。


“不,没有结束。”萧景琰一口饮尽杯中酒,“我要知道全部的真相。”


蔺晨又给他倒了一杯:“我还是那句话,有时候真相不知道会比较好。”


萧景琰侧过头看向对方。


“这种事,你是不是经常会……?”


“是。”


虽然没说完,蔺晨却知道他想问什么。


“太多了。弟弟查哥哥,父亲查儿子,妻子查丈夫……会找上琅琊阁的,都不是什么小事。但像你这样,单纯就是求个真相,查出来没有半点好处,不图什么利益的,很少。”


“在你眼里,我是不是很傻?”


“不是很傻。”蔺晨的眼角带着笑意,“是特别傻。”


萧景琰也随着笑了起来。


“可你却陪着我犯傻。”他说,“就算用一辈子还债,我也给不了你很多钱。”


“我会得到我应得的报酬。”


蔺晨似乎话里有话。萧景琰却没注意到这点。


第二天,两个人立刻启程回国。卫峥被交给琅琊阁照顾,同时隐匿行踪,保证不会被萧氏的其他人发现。


虽然已经有准备,可当蔺晨把证据摆在萧景琰面前的时候,这位一心求真相的青年还是摔碎了手里的杯子。


“怎么会……怎么会是这样……”


他的眼睛里充满了痛苦、愤怒和难以置信。


萧氏根本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干净。除了正规的军火生意,萧选暗地里还在进行走私,甚至默许萧景桓参与到毒品的买卖当中。


萧景禹就是因为察觉到了这一点,劝说父亲与弟弟无果,才反过来被清理掉的。


萧选害怕萧景禹出事以后,他母亲林乐瑶的娘家会不依不饶,也担心长子已经把那些见不得光的生意都告诉了林燮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让萧景禹和林燮林殊一起消失在PT。


“父亲他怎么能这样——!”


萧景琰觉得手脚冰凉。虽然萧选一直都不疼爱他,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可以那样设计害死自己的儿子。


蔺晨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。


他似乎想说点劝慰的话,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出来。情报贩子拍拍对方的肩,离开了。


这个坎,只能萧景琰自己去过。


 


那天晚上,萧景琰作出了他人生中最错误的一个选择。


他拿着蔺晨给他的所有证据,去找了萧选。


萧选大怒,跟萧景琰大吵一架,将他赶出了家门。


可事情并没有就这么结束。


他们吵架的内容被萧景宣安插在这里的眼线听到,报告给了自己的主子。萧景禹之死变成了


争权夺利的砝码。在一次股东大会上,居然被人公开提了出来。萧选气得脑梗发作,被送进医院后一直昏迷不醒。


萧氏的股票受此影响不断下跌。


萧景宣与萧景桓忙着内斗,完全没注意到集团的股票正在被人慢慢收购。


最后萧景桓胜出,敌对一派全部被赶出了公司。


就在他志得意满,准备重整河山的时候,一发子弹直接打穿了他的脑袋。


军火这一行,都是拿命换钱,落井下石的事情太多了。


萧氏再度陷入混乱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3.


 


萧景桓的葬礼是在一个阴沉的星期四举行的。


萧景琰身着黑衣,站在送葬队伍的最后,仪式结束后就悄然离开。


接连不断的噩耗已经让他整个人近乎麻木。


站在湖水边,看着里面倒映着的自己的脸,萧景琰沉思了很久。


直到有人从背后拍他的肩膀。


他回头就看到了蔺晨。


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?”


“笑话,你也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。”蔺晨浅笑,“要是连个人都找不到,那琅琊阁也别开下去了。”


萧景琰勉强扯出一个笑容。


“谢谢你,但我想——”


“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蔺晨截住了他的话头,“从葬礼结束到现在已经四个小时了,你母亲一直在担心你。”


蔺晨的话让萧景琰有些愧疚。


“母亲……”


“她真的是个很好的母亲。就算担心,也从不干涉你的任何决定。”蔺晨略低下头,“我认识的萧景琰,可不是会躲在这里让她白白担心的人。”


“你认识的萧景琰就是个傻子。”身着葬服的男人苦笑,“我应该听你的话,有些真相还是不知道的好。”


蔺晨抬眼:“你后悔了?”


没有回答。


蔺晨没有逼问下去,任由沉默在两个人之间发酵。


过了片刻,萧景琰才又开口。


“我没有后悔去查大哥的死,只是……”他说不下去,“只是……”


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。


父亲在医院昏迷,挣扎于生死之间。萧景桓横死街头。集团元气大伤,股票跌得惨不忍睹。还有人在打着法律擦边球大量收购,意图让萧氏易主。


他只是想查清楚真相,还死者一个公道而已,为什么会弄得萧家一败涂地?


蔺晨叹了口气。


“你去查萧景禹的死,是因为你有情有义,不希望他和你的挚友林殊都死得不明不白。你父亲是被你哥哥们借着那件事争权夺利给气进医院的。内斗与你一点关系都没有。萧景桓的死是南楚落井下石。你会愧疚是因为你觉得这些都由你而起。但是萧景琰,你心里清楚,就算没有你,这些事也还是会发生。”


萧景琰直视对方的眼睛:“可现在这些都是由我而始,我不能推开这份责任。”


“我没有想替你开脱什么。”蔺晨直白地说,“如果当初你没有直接拿着证据去找你父亲争辩,或许现在不会是这个局面。”


萧景琰攥紧右手。


“可担负责任,并不意味着每天沉浸在内疚与自责中。你还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。”蔺晨转过身,伸手指着集团大楼的方向,“你真的打算眼睁睁看着萧氏落入外人手里?”


萧景琰微怔:“你是说……还有挽回的余地?”


“我什么都没说。”蔺晨立刻否认,挂上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,“琅琊阁从来都是站中间的那个,任何集团势力组织的死活跟我都没关系。”


萧景琰低声笑了笑。


刚刚他一直在想,自己到底可以做些什么。


蔺晨的话给了他希望。


他相信那个情报贩子决不是凭空这么说的。


“谢谢你今天来找我。”萧景琰说,“我会好好考虑以后要怎么做的。”


他要承担起,他应该承担的那份责任。


“朋友之间说什么谢啊。”蔺晨佯装不满,“真见外。”


“朋友?”


萧景琰不想让蔺晨再担心他,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松些。


“可我记得你说过,从来不跟主顾作朋友。谈钱不谈情,谈情不谈钱。”


情报贩子眨眨眼:“又为你破例一次,感动不?”


“嗯,我很感动。”萧景琰认真地说。


蔺晨似乎被他的话弄得愣了一下,旋即又露出熟悉的笑容。


“既然感动,那是不是应该回报我点什么?”


“嗯,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。”萧景琰想了想,“如果上天垂怜,我能守住家族产业。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……都可以答应你。”


“不错嘛。”情报贩子调侃道,“还没当上总裁,已经会开空头支票了。”


“这不是空头支票,是承诺。”


萧景琰言辞凿凿,那气势竟让人不得不信。


“是我对你的承诺。”


蔺晨沉默几秒,尔后缓缓笑起来。


“好。”


他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说。


 


蔺晨说的一点没错。


萧氏最终并没有被收购。对方的股份持有停在了一个危险和安全分界线上,给足了挽回的时间。萧景桓的死让很多人都不想再沾手这个烂摊子,树倒猢狲散,有野心的几乎全走了。萧景琰站出来的时候,底下几乎没有反对的声音。


也完全没有人看好他。


在股东大会上,萧景琰终于见到了那位差点就能成为萧氏新主人的人。这个人的本职是个调酒师,可他的爱人却是LY集团的总裁。在亚洲做军火生意的,没人不知道LY的大名。萧氏跟LY过去也有过摩擦。LY想要趁机收购萧氏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
为什么会停下来呢?


和这位首席股东相熟以后,萧景琰曾经问过这个问题。


“您说话可真直接……”这位股东总是笑得让人如沐春风,“恕我不能相告。”


这个谜就一直留在了萧景琰心中。


成为萧氏的掌门人之后,他几乎每天都泡在公司里,努力熟悉公司的各项业务,终于慢慢稳住了混乱的局面。


等萧景琰接到蔺晨电话的时候,才恍然发现,他们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面了。


“我要离开了。”


这是见面以后蔺晨说的第一句话。


“离开?”萧景琰一愣,“去哪儿?”


“今天下午的飞机。临时接了个大活儿,干完以后能躺着吃三年。”


蔺晨的兴致看上去很高。


“抱歉,”萧景琰说,“我下午有事,没法去送你了。”


今天下午他要去和莫氏集团的千金相亲。


如果这次联姻能顺利进行,公司就能真正保住了。


“嘿,”蔺晨垂下眼睛,却勾起嘴角,“莫婧哲小姐可是有名的美人,大家闺秀,你要好好把握哦。”


说罢,他还像鼓劲似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。


萧景琰也笑起来:“虽说是联姻,但如果我不喜欢,还是不会娶的,免得耽误人家一生。”


肩膀上那只手似乎紧了一下。


“蔺晨?”


情报贩子放开手。


“你还是这么直,不懂变通。”蔺晨看似无奈地摇摇头。


他嘴上说着那样的话,整个人却显得高兴了起来。


只是那个时候,萧景琰并不知道蔺晨在高兴什么。


“好啦!不打扰你忙,我得赶紧走了。我已经看到巴厘岛在冲我招手了。”


扔下这么一句不甚正经的话,蔺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
背影潇洒得一如初见。


 


 


4.


 


下午的相亲算不上顺利,萧景琰一直在走神。


“你好像有心事?”


坐在对面的莫家小姐也是个冰雪聪明的人。


“啊?嗯……”萧景琰带着歉意地笑了笑,“有个朋友今天下午要走,上午才告诉我。”


“你想去给他送行吗?”莫婧哲一语道破对方的心思。


萧景琰坦诚地点头:“是,但相亲早就定好,我不能放你鸽子。”


“没关系,我喜欢对朋友有情有义的人。”莫婧哲说,“我们可以下次再约。”


萧景琰花了三秒钟做决定。


“我去买单。”他起身,“谢谢你的理解,我们再联系。”


赶到机场的时候,蔺晨的航班还有不到一小时起飞。


“你不是有相亲么?怎么还是跑过来了。也不怕那位小姐生气?”蔺晨问。


“我想来送你。”萧景琰说,“已经跟她解释过了。”


“这年头重友轻色的人可太少了,我心甚慰。”蔺晨眨眨眼,“这个送给你,算我们友谊的见证。”


他拿出一块琥珀,递了过去。


那块儿琥珀的体积不大,没有作任何雕琢修饰,只是常规的打磨了一下,看上去光滑圆润,晶莹透明。


接过琥珀的那一刻,萧景琰忽然有种感觉。


蔺晨是真的要离开他了。


他想问对方到底要去哪里,去多久,可又觉得这问题不是自己应该问的。


“我……没准备什么。”萧景琰低声道。


“没事,我也是临时起意。” 蔺晨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柔和,“景琰,你知道琥珀里面是什么吗?”


“琥珀里面?”


蔺晨慢慢勾起嘴角:“是时间。”


“所以我觉得,它比任何宝石都要美丽。”


萧景琰的大脑有一瞬间定格。他竟觉得那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笑容。


“我真得走了,” 蔺晨看了眼表,“还要过海关和安检。” 


“好,”萧景琰紧握琥珀,“一路顺风。”


 


蔺晨走后,萧景琰继续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当中。


他最终婉拒了与莫家小姐的婚事,放弃了莫氏的援助,选择一个人支撑公司。


萧景琰大刀阔斧地砍掉了萧氏许多业务,不顾下面人的反对,彻底放弃了军用的生意,将公司转型成了专卖民用飞机轮船的企业。利润虽然降了不少,却也免除了许多麻烦和同行的觊觎。


就这样忙忙碌碌一年多后,萧氏低调地回归了正轨。


然而他与LY的合作还是引起了某些人的忌惮。


那次意外就发生在萧景琰去LY集团签合同的回程上。


对方制造车祸,诱骗他下车,然后一前一后向他开枪。


如同当初射杀萧景桓那样。


后面的子弹擦着他的耳朵飞过,前面的一发正中胸口,打碎了蔺晨送他的那枚琥珀。


生死之间,萧景琰想到的不是母亲,不是林殊,不是任何一个现在在他身边的亲人朋友。


而是蔺晨。


他想起他们在星空下喝酒的那个晚上,想起他们在湖边的谈话,想起在机场蔺晨的笑容。


琅琊阁的消息那么灵通,如果他现在死了,是不是蔺晨明天就会知道呢?


那个情报贩子会为少了这么一个朋友而难过吗?


在医院醒过来的时候,萧景琰一眼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碎成几块,染着血的琥珀。


他感到很痛,不止伤口在痛,某个更深的地方也在痛。


 


时过境迁才恍然大悟是个狗血且恶俗的桥段。


狗血在于人的劣根性,恶俗在于它真的经常发生。


在与蔺晨分别一年三个月零七天之后,萧景琰终于明白那个单马尾情报贩子于他而言,并不仅仅是个朋友。


那时候,蔺晨已经彻底从他的世界消失了。


 


说来也可笑,普通青年萧景琰能找到蔺晨,萧氏总裁萧景琰却找不到这个人。


他唯一获得的消息,就是琅琊阁暂时不再接生意了。


萧景琰不清楚这和蔺晨当初提及的那个“大活儿”有没有关系。那个情报贩子现在是不是真的在哪里悠闲度假。


他明白的只有一件事。


在尚未察觉的那些时间里,已经有什么,将他和蔺晨隔开,慢慢地将他们分得越来越远。


而他毫无办法。


针对萧景琰的暗杀并没有继续。据说是LY出手挡了那些暗地里的脏事。可当他直接问那位股东先生的时候,得到的还是一个笑而不语。


又过了一年,他的挚友林殊回来了。这或许是那段时间唯一能让萧景琰觉得高兴的事情。


林殊在那场不幸中毁了容貌,失去了记忆,被一名好心的军医救治之后,得到了一对梅姓华裔夫妻的收养。从此改名梅长苏,直到一个月前才记起了所有往事。他天资聪颖,身体好起来以后,就开始帮养父母打理家里酒店的生意。江左被他迅速做大,成为了数一数二的五星级连锁酒店。


在知道萧景琰已查清当年真相,以及萧氏遭遇的一系列变故之后,梅长苏在父母的坟前磕了三个头,放下了往日的恩怨。


那天晚上,萧景琰和梅长苏一起喝酒。他们谈了许多,小时候的事,分开以后的事。可唯独涉及到蔺晨的那部分,萧景琰说的很含糊。


他想要把一切私藏起来,看看时间会不会把回忆都变得像琥珀那么美好。


之后的日子过得像流水一般快。


他和蔺晨已经分别了将近四年,几乎是他们相处时间的八倍。


 


“景琰!”


梅长苏的声音将萧景琰从回忆中唤醒。


年轻的总裁恍然发现那杯琥珀之梦早已被他喝完。他在盯着一个空杯子发愣。


“给你介绍一下。”


友人仿佛完全没意识到他的异常,伸手指向缓缓朝这边走来的那个人。


“这是我在美国认识的朋友。”


他一抬头,就看见了他。


头发剪了,比当年瘦了些,戴了副眼镜。


看起来还真有些医生的气质。


萧景琰立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他不确定眼前看到的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幻觉。


而这位“幻觉”先生露出了让他再熟悉无比的笑容,冲他伸出手。


“你好,我是长苏的朋友,蔺晨。”


萧景琰握住那只手,长长地出了口气。
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
还是如当年那般直接。


下一秒他就被拉进了一个怀抱里。


他听见蔺晨在他耳边说:“好久不见。”


声音里竟是藏不住的颤抖。


萧景琰愕然


记忆中的蔺晨,从来都是潇洒自如,对什么都游刃有余。像这样……却是头一回。


他的整颗心迅速变得很柔软很柔软。


所有事情都串在了一起,清楚的,不清楚的。


他早该明白的。


 


不过现在也不算晚。


他们可以一起从这个晚宴上逃走,去屋顶看看夜空喝喝酒,聊聊这几年过的日子。梅长苏肯定不介意把楼顶的钥匙借给他们。


他心里的那些谜团大概也终于都能解开了。


不管怎么样,这一次,萧景琰不会再松开蔺晨的手。


他这么想着,伸手回应了对方的拥抱。


 


FIN


 


 


 


番外


 


初见的时候,摆在面前的存折和萧景琰极其认真的表情都让蔺晨觉得好笑。


萧氏的那些勾当与做事不择手段的风格他心知肚明。没想到那个萧选还会有这样的儿子。


理所当然的拒绝之后,蔺晨本以为对方会再说点什么。被他拒绝的那些人总是这样,磨破了嘴皮子,以为可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让他改变主意。


可这位萧公子却直接放弃了,还声称要自己去查。


这人挺有意思,蔺晨边喝酒边想,只可惜以后是没机会再见到了。


谁知道打脸来的比翻书还快。


在听见LY集团的总裁要他调查萧景禹之死的时候,蔺晨失笑出声。


“怎么了?”LY总裁扬起眉毛。


“昨天有个人向我提出了同样的要求,我没答应。”蔺晨说。


对方把一张纸推了过来。


“这样,你能答应吗?”


钱,私人岛屿,私人飞机,LY全球机场的使用权。


蔺晨一下子就明白他的新雇主是个很上道的人。他一生最爱的就是自由,最乐意的就是游山玩水四处逍遥。


“你要我怎么做?”


“查清楚那件事背后的因果,把实打实的证据交给我。”雇主顿了顿,“之后的事,就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
蔺晨知道眼前这个人会怎么做。他清楚LY和萧氏过往的摩擦。萧景桓曾经暗算过这位总裁最宝贝的妹妹。萧氏也多次与走私方合作,抢夺或是破坏LY的生意。


一旦掌握萧氏的丑闻,他的雇主会毫不犹豫地在媒体上曝光,让萧氏股票大跌,甚至让警方介入立案调查。


“知道了。”蔺晨又问,“还有什么其他的要求吗?”


“保密。”LY总裁说,“我知道琅琊阁一向会替雇主保密,但一次非同小可,我希望你能多注意一点。”


蔺晨想到了萧景琰。这位萧家的公子哥会成为最好的烟雾弹。


“没问题。”他轻松地说。


果然,萧景琰对于蔺晨改主意这点没有深究。但他提出要跟琅琊阁一起查。


对于亲手查出真相这个理由,蔺晨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信,但内心深处又觉得这确实是萧景琰会说出的话。


答应下来只是权宜之计,调查事件获取情报,可不是在咖啡厅里敲敲电脑就能做到的。蔺晨觉得萧景琰迟早会退出。


事实再次证明他错了。


萧景琰与蔺晨之前打过交道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同。他认真、直白、坦率,认定了的事就不会变,即使撞得头破血流也不会停下来。


PT的各种条件都几乎可以算得上是艰苦。但萧景琰从没抱怨过什么,甚至连不愉快的表情都没有出现过。这个青年一门心思扑在大哥死亡的真相上,寸步不让。


蔺晨仔细地想过,拿到真凭实据,萧景琰到底可以得到什么。


答案是什么都没有。


萧景琰在公司没有半点根基,这件事的真相并不能成为他手上的利剑,反而会是炸伤他自己的炸药。


那他究竟是为什么……


“我不能让他们就那么不明不白地死了。”


初见时的那句话就这么蹦了出来。


这世界上原来还真有这种傻瓜。


蔺晨不自觉地笑了起来。


然而就是因为这种傻瓜的存在,世界才显得有些可爱,不是吗?


 


见卫峥之前他就预料到了萧景琰的反应。


蔺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煮了粥,还拿着酒去敲对方的门。


萧景琰只是他利用的烟雾弹,是他表面上的雇主。他不应该做这种多余的事。


门打开,那张煞白的脸竟让他感觉到一丝心疼。


心中的警钟大作。


他不应该再靠近他了。


可最后,琅琊阁的当家人还是陪着萧景琰在房顶喝了很久的酒,喝到青年醉了,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
蔺晨知道,还有更残酷的真相在等着这个人。


这是萧景琰选择的路,他会陪着他走到终点。


后来,证据终于全部收齐。按照委托,只需要将所有东西交给LY就可以了。


但蔺晨犹豫了。他脑子里全是青年痛苦的模样。


这很糟糕。LY总裁不是一个会让他轻易毁约的人。


就在他左思右想的时候,萧家出事了。


萧景禹之死的丑闻虽然没有被公之于众,萧选病倒的消息还是影响到了公司。


蔺晨立刻就猜到萧景琰做了什么。


LY那边则找准时机开始收购萧氏的股票。


内斗带来的消耗,以及萧景桓的死将萧氏逼上绝路。


过程不同,结果还是一样。LY的总裁爽快地给了蔺晨应得的报酬。


可情报贩子的心里没有一点喜悦。


萧景桓葬礼那天,蔺晨去见了萧景琰。


那个人身着葬服,面容有点憔悴,背脊却依旧很直。


本是一句玩笑话,没想到却听见对方那么认真地说“我很感动”。


蔺晨觉得自己的心被一只手给攥住了。


他不禁去想,如果有朝一日,眼前这个人知道了自己欺瞒他的事,是不是也会像现在这样,直白地与他割袍断义。


但在那之前,他会尽他所能地挽回一切。


“你要我停手?”LY的总裁眯起眼睛,“蔺晨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
“我在跟你谈一笔新的生意。”


前雇主笑得意味不明:“不,你在把你的弱点暴露给我。”


蔺晨没有接话。


 “萧景琰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值得你这么做?”总裁向后靠在椅子上,目光审视,“三年可不是一个很短的时间。”


“你同意了?”


“没有,只是有点好奇。我从不会放弃快要到手的东西。”


蔺晨不紧不慢地说:“萧家已经败落,萧氏集团也是强弩之末。你要的市场份额想必现在已经拿到,何必非要收购这么一个不一定有什么前景的公司?三年时间,我一定可以给你带来更大的利益。”


“我承认,你,还有你的琅琊阁给我白打三年工确实是个很有诱惑力的条件。”LY总裁似笑非笑,“但如果我就是想要报复萧家呢?或许我只是想要萧氏集团彻底消失。”


“有可能,可我愿意一赌。”


“赌什么?”


“赌LY想要的远不止一个萧氏。”


蔺晨的话终于让坐在对面的男人敛了笑。LY总裁沉默半响。蔺晨知道他在思考。


“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处理你没弄完的事。一个月以后,我要听到你在美国的消息。”


最后,前雇主如是说。


 


坐上飞机的那一刻,蔺晨的心里格外轻松。


他喜欢现在这个坐在总裁之位上的萧景琰。


或许还有些青涩,但足以让人看到他日后的光芒。


不管这三年会发生什么,不管三年后他们还能不能再见面,他相信萧景琰一定能让萧氏重振旗鼓。那个人一定可以做到自己想做的事。


这样就够了。


 


END

评论

热度(110)

  1. 此间少年乱糟糟伪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诚意满满,加量不加价的好故事💘💘💘